外国人是否应享有健保?年轻人比较支持

作者: 时间:2020-06-28O迈生活196人已围观

前阵子,全民健保因「中生纳保」问题,再次成为新闻焦点与立法院攻防的争议点。争议之一,在于中国学生、甚至是外国学生是否应该纳保?究竟,不属于公民的「外国人」是否有权利享受公共医疗资源?还是「外国人」应按经济能力自行购买商业保险?

这个争议,牵涉到「全民」如何看待持非本国籍护照的外国人、牵涉到已纳保的人如何看待没纳保的人。由于社会保险的主要财源来自全民每月缴纳的保费,任何社会保险政策,有赖绝大多数民众的支持才得以永续经营;换句话说,民众的共识会形塑社会保险政策可能改变的方向与幅度(Brooks and Manza, 2006)。基于此,探究「全民」的态度走向有助于未来政策方向的讨论。

台湾人支持外国人使用健保吗?

那幺,究竟台湾民众是如何看待「非国民能否使用公共医疗资源」这个议题呢?

「国际社会调查计画」(International Social Survey Programme; ISSP)(注1)在2011年以「健康与医疗照护」为题进行调查,提供理解这个问题的一个起始点。2011年的问卷有一题针对非国民使用医疗资源的题目如下:

请问您同不同意下列叙述:「住在台湾的每个人,就算没有台湾的身份证,都应该可以使用公共医疗保健服务(例如:健保)」(注:台湾可以替换成其他国家名)。

民众有从「非常同意」到「非常不同意」等五个选项。虽然这个问题并不完美(例如它并没有说明外国人是否应缴税或纳保才能享有这项资源),但由于各国的受访者皆收到同样的问题,因此仍旧有一定程度比较的价值。

根据这项调查,台湾人对「非国民是否能使用公共医疗资源」态度非常分歧,虽然有34% 的受访者支持住在台湾的外国人也应该有使用医疗资源的基本权利,但高达64% 的受访者持相反看法(剩下2% 的人不支持也不反对)。样本数为2159人。图一是台湾民众对此议题态度的分布图。

外国人是否应享有健保?年轻人比较支持

这个调查是以1分(非常同意)到5分(非常不同意)的级距为基準。假设整个社会对此事的看法呈现平均分配(除非是极同意与极不同意的双峰现象),整体平均数应该大致会落在2.5分左右。平均来说,从这项调查结果看来,台湾人普遍不支持外国人使用公共医疗资源,因为整体受访者的平均数是3.47,远高于2.5。

若就这项问题将台湾与其他国家相比,在所有调查国家中,台湾人普遍不支持外国人使用公共医疗资源的程度更是独树一格。图二显示各国针对这个问题的平均支持程度(红线代表平均支持度为2.5分)。结果显示,台湾对外国人使用本国公共医疗资源的支持度在各国中是倒数第二,仅略高于美国。相较于台湾人普遍的不支持,葡萄牙与俄罗斯等国的民众则是普遍支持外国人应享有使用本国公共医疗资源的权利。与我们邻近的韩国,对外国人使用公共医疗资源的态度也相对较为友善。

外国人是否应享有健保?年轻人比较支持

为何台湾在世界各国中对外国人相对严苛暂时不得而知,因为世界各国的医疗资源体系存在诸多差异,可能有很多其他的因素影响人民对此问题的态度;而与台湾医疗体系最为相近的加拿大(以健保运作方式论,两国皆为透过私人医院系统营运的单一支付者体系)又未被包涵在此次的调查中,因此更难得知为何国与国间的人民在态度上呈现如此大的歧异。

医疗作为基本权利的世代差异

不过,如前所述,在是否支持外国人使用公共医疗资源的议题上,国内整体国民的意见也很分歧。那究竟是谁支持?谁又不支持呢?虽然暂时无法解释跨国间的差异,但透过问卷的其他问题,我得以初步分析国内分歧意见背后的社会基础。

按照现存理论,我挑出了几个可能影响人民对社会保险态度的因素进行分析。

首先是收入的多寡。一般而言,有钱人通常比较反对社会保险,因为社会保险具有重分配效果,有钱人必须缴纳较高的保费去补贴没有能力缴交保费的人。同理,有钱人应该较反对将外国人无条件纳入使用有钱人必须出钱补贴的公共资源。不过,统计结果显示,比较支持与不支持外国人使用公共医疗资源的人,他们的收入高低并没有太大的差距。

外国人是否应享有健保?年轻人比较支持 图三、是否支持外国人使用公共医疗资源(收入高低)

再来比较教育程度。一般认为教育程度较高的人,通常较支持社会政策;同理,我好奇支持与反对外国人使用公共资源的人,在教育程度上是否有差别?在教育程度上,我以总受教育年限来测量一个人教育程度的高低。同样地,统计结果显示支持与不支持外国人使用公共医疗资源的族群在教育程度上并没有太大的差距。两个族群从国小算起平均受教育年数皆为12年(也就是高中毕业)。

外国人是否应享有健保?年轻人比较支持 图四、是否支持外国人使用公共医疗资源(教育程度高低)

最后是年龄(世代差异)。很有趣地,在年龄上,支持与不支持非本国人民使用医疗资源的人出现显着差异。由于世代政治是影响台湾政治认同与民主价值的重要因素,因此我将受访者的年龄按照世代区分,分成五年级生(1960年代出生)、六年级生(1970年代出生)、七年级生(1980年代出生)与八年级生(1990年代出生),然后按照不同世代去分别计算支持外国人使用医疗资源的平均程度(如下图)。

外国人是否应享有健保?年轻人比较支持 图五、世代间态度的差异

图中的红线代表整个国家的平均支持程度;每个红点是每个世代的平均支持程度。1分为非常同意,5分为非常不同意。蓝线的上下端则代表抽样估算的範围(又称信赖区间或误差範围)。换句话说,若蓝线没有碰到3.47这条红线,代表这个世代对于这项议题的态度明显不同于其他世代。根据统计结果显示,世代间对支持与不支持外国人使用公共医疗资源有显着的差异。相较于老年人,年轻族群愿意支持非本国人民使用医疗资源的意愿相对来的高。

世代差异的可能意涵?

进一步探究发现,年轻族群不仅在对待外国人採取相对宽容的态度,当被问及是否愿意多付点健保费來提高台湾所有人的医療照护水準时,年轻世代的意愿相对于年长世代也较高。

这个结果令人惊讶,因为按照现存的理论去推论(Rehm, 2009),年轻人(由于身体比较健康)照理会比较反对加入全民健保或是多付保费,因为通常他们不会是医疗资源的使用者。例如美国在2014年推行「可负担健保法案」(Affordable Care Act;即「欧巴马健保法案」),一开始时即碰到年轻人加保不如预期的现象(注2)。反观台湾,年轻人对于健康保险的支持程度高于年长的世代,对于纳保对象也较年长者宽容,有违现存理论的预期。

一种可能的解释方式,与台湾近期讨论健保破产有关。由于年轻人相较于年长世代,更需要去承担健保破产的危机,因此他们普遍支持增加支出救健保;忧虑健保可能破产的危机感也让年轻人更愿意支持外国人加保使用健保资源,来分担本国的健保黑洞。

不过,究竟为何台湾的实存现实不符合理论预期仍然需要进一步检验。根据研究世代相关议题的学者指出,1980年与1990年这两个世代同时也是台湾认同与民主信念逐步增强的两个世代(注3)。在社会政策的研究里,已经有研究指出,透过使用社会政策的福利,人民对于自己身为「公民」的意识也会增强(Campbell 2003;Cammett and MacLean 2011)。虽然还未有研究者指出「认同」也会同时增加人民对社会政策支出的要求,但也许提供一个思考这个问题的起点。

参考书目Brooks, Clem, and Jeff Manza. 2006. “Social Policy Responsiveness in Developed Democracies.” American Sociological Review 71(3): 474–94. Campbell, Andrea Louise. 2002. “Self-Interest, Social Security, and the Distinctive Participation Patterns of Senior Citizens.” American Political Science Review 96(3). Cammett, Melani Claire, and Lauren M. MacLean. 2011. “Introduction: The Political Consequences of Non-State Social Welfare in the Global South.”Studies in Comparative International Development 46(1): 1–21. Rehm, Philipp. 2009. “Risks and Redistribution An Individual-Level Analysis.” Comparative Political Studies 2005: 855–81.附注

[1]「国际社会调查计画」(International Social Survey Programme; ISSP)是一个跨国合作的民意调查计画,每年针对不同主题在所有会员国进行随机抽样调查,藉此掌握各国社会变迁的走向。台湾在2001年起加入ISSP,将ISSP的核心题组加入中研院每年度的「台湾社会变迁基本调查」,让台湾在重大社会议题上能有跨国比较的基础。

[2] 请参阅相关新闻报导。不过,在经过政府强力宣导后,年轻人的加保数在2014年底前已经达到并且超过预期目标。更多资讯请参阅。

[3] 更多研究请参阅游清鑫与萧怡靖(2007)的「以新选民的政治态度论台湾民主政治的未来」与林宗弘(2003)的「再探台湾的世代政治:交叉分类随机效应模型的应用,1995-2010」。


原标题:外国人是否应享有使用全民健保的权利?


相关文章